從武昌藝專走出來的紅色伉俪——李家桢張友鸠夫婦作品文獻回顧展現場專訪
信息來源:湖北美院新聞網 發布時間:2019-06-21 閱讀次數:
 

訪黨委副書記、院長許奮

 

     記者:您認爲舉辦這個回顧展的意義是什麽?

     許奮:在這個重要的時刻辦這樣一個展覽,可以讓我們回望我們學校的辦學曆史。我們可以深刻地體會到,我們國家是多麽的不容易,革命家和我們身邊的這樣的一個個代表爲我們國家所做的貢獻是不言而喻的。李其榮女士把她的“傳家寶”無私地捐贈給了學校,她的“傳家寶”是把家事和校事,甚至于國事的一部分疊加起來的,它們能體現出這個展覽的重要性,也能體現出這個展覽厚重的曆史底蘊,這個展覽傳遞出的信息超出了展品本身,這樣的展覽不同于一般藝術品的展覽。這次展覽的呈現方式,不僅爲我們帶來了新的感受,也爲美術館辦展提供了新的思路,展覽對專業人士和藝術人士能帶來更多的震撼力,對怎麽讀懂李張夫婦,怎麽讀懂我們學校,怎麽來讀懂我們自己,具有重要意義。

     記者:您剛剛提到他們既是藝術家也是革命家,您能跟我們說一下他們在革命道路上的故事嗎?

     許奮:剛剛李其榮女士有在講話中提到她的父母怎樣參加革命、怎樣開展革命活動、怎樣在革命中做出貢獻、怎麽獲得情報、怎麽把情報傳遞給延安從而使得延安避免轟炸、怎麽獲得國民黨要圍剿我們的遊擊隊等等這樣的一些信息並提前報告給遊擊隊,這些和電視電影裏一樣的感人的典型事件,在他們的故事中都出現了。我們辦這樣一個展覽,就是爲了通過一些具體的文獻,具體的事件內容,讓我們看到共和國是由很多像他們這樣的革命家一起建設起來的。他們的精神在當時的四川江津武昌藝專得到了傳承,一直到後來,這種精神也沒有改變。

 

訪紀委書記窦先萍

 

    記者:您認爲這次李家桢和張友鸠的作品文獻回顧展給您帶來了怎樣的藝術體驗?

    窦先萍:我覺得,精神的傳承,很重要。這個展覽讓我感動的地方很多,怎麽讓李老師和張老師這種美院的DNA傳承下來?就是我們的使命,也是一代代薪火相傳的美院人的使命。

    記者:您認爲李家桢和張友鸠夫婦的作品傳達的是一種怎樣的藝術思想?

    窦先萍:他們可以給我們的青年學子做學術上的典範,我們的同學們應該怎樣沉下心來?要到老一輩的藝術家身上去學這種專注,學這種對藝術的執著,這種精益求精精神,這是我們應該可以做的。

    記者:請您從教育者的角度談談,如此高級別的活動對我校學生的專業發展有何影響?

    窦先萍:對我們的同學們來講,專業提升是一方面,因爲這兩位都是很出名的油畫家、國畫家,也是革命者和前輩。我們的同學能在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油畫和國畫上的經典創作的東西,這是一個方面。但另一個方面,從校友層面,我們應該知道怎樣傳遞一種精神。不僅要做專業的提升,還要盡我們的社會責任。因爲我們的專業也好,學術也好,怎麽去愛國,這也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個人的想法是不僅要從專業上,從個人的發展上學習去傳遞去取經,還有把他們精神上的東西去傳承,這也是非常重要的內容。

    記者:通過學習兩位老夫婦的紅色伉俪精神。您請您談談如何在加強學校黨建工作的同時,做好學校的思想政治工作?

    窦先萍:其實我們校史的東西非常非常多,目前學校裏有一個“紅色美術”,是一個校級研究機構,這個機構呢可以讓我們校史裏和校友裏的紅色元素的資料就近挖掘整理,要讓同學們知道。同學們也可以通過參觀,通過了解,去進一步的感受。然後通過這種形式和方式,對學生的影響,效果會更好一些,他通過自己去了解,去學習,去體驗這個比純粹的外面的灌輸,來的更直接,更打動她,也更能打感染他。這種感覺會更貼近學生的意願。所以把校史中紅色因素挖掘出來,這是我們的命題,也是我們的責任。

 

訪展覽策劃、湖北美術學院原院長唐小禾

    記者:您認爲這次李家桢和張友鸠的作品文獻回顧展給您帶來了怎樣的藝術體驗?

    唐小禾:我覺得應該學習一種精神吧,他們既是革命者,又是藝術家。這次展覽的東西都保存了幾十年了,經曆了這麽多動亂,這麽多變遷,居然還把原來在藝專上課的這些作品保留著。他心裏邊就是有藝術的,他們把藝術和革命看成相統一的,不是分離的事業,這種精神是非常感人的。

    記者:您能講講李家桢夫婦和武昌藝專的革命故事嗎?

    唐小禾:他們夫妻倆跟我們家的關系是非常深厚的,他當時在學校從事革命進步活動,都受到了我的伯父和父親的保護。因爲我的伯父和父親,他們不是共産黨,也不是革命家,他們是具有深厚的民主意識、思想的教育家。他們熱愛學生,學生有他自己的理想,這是應該保護的。今天研討會肖院長也談到了這個問題,武昌藝專的建立,它的曆史背景是什麽?我看了恽代英日記,共産黨創始人之一的恽代英,有一本1919年的日記,裏邊多次寫到和唐義精校長的交集。1919年的時,恽代英是中華大學中專部的主任,唐義精教授是中專部的美術教員,他們在一起研究美術,成立美術研究會。恽代英對美術這麽大的興趣又直接的寫到了五四運動,就是唐義精先生冒著生命危險參加五四運動,刻印傳單,散發傳單。這是五四運動,1919年的事情。第二年1920年,我們學校就建立了,這就是一個新興的美術教育事業的信心,對科學和民主的追求。可以說武昌藝專,是受到了五四運動的感召,在內地成立的一個新的高等美術學院,美術教育單位。這個學校是具有民主氣氛的,所以當時在武昌藝專的共産黨人活動也是很活躍的。我就親身接觸過三位很了不起的武昌藝專出來的革命者。李家桢先生是一個,原《解放軍報》的總編輯、後來當過《人民日報》總編輯的唐平鑄,他也是武昌藝專早期的學生。他參加革命,參加共産黨,後來成了第二野戰軍政治部主任,後當了《解放軍報》的總編輯。還有一個共産黨是個女生,解放前期經常到我們家來,後來當了工農中學的校長。武昌藝專主要就是一個具有民族藝術和民主氣氛的學校,就是應該提倡一種精神,一種對藝術的執著,一種追求,沒有那些功利,這個很重要。

訪美術館館長張傑

 

    記者:因爲您認爲這次作品文獻回顧展給整個美院和社會觀衆帶來了怎樣的藝術體驗?

    張傑:以往的大部分形式是塵封在檔案館裏,很多校史都積壓在檔案管裏,他無法變成一段鮮活的曆史,和一段動人的故事。我們基于這個展覽的前提是把這些封存在檔案管裏的這些資料,用一個新的展覽形式把它呈現出來,特別是讓你們這些年輕的學生更好,更方便地了解學校的曆,我們提到這段展覽,就是一段有溫度的曆史,如果放在檔案管裏封存就沒有溫度了。

    記者:您認爲李家桢和張友鸠夫婦的作品傳達的是一種怎樣的藝術思想?

    張傑:在當時那個年代,藝術首先要服務于社會的,服務于當下的時局的。他們的藝術創作在當時很多都是很進步的,很超前的,都是一種爲人民服務,爲社會服務的主題創作。他們創作了大量的革命版畫這些作品,還是有一種進步思想在裏面。

    記者:您認爲展覽中最觸動您的地方在哪?

    張傑:今天的研討會提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一個學校的曆史是一個個人,家庭和社會的曆史綜合起來,形成的一個校史,他的每一段曆史小故事是一個很真實的校史,很生動的校史。

   記者:請您從教育者的角度談談,如此高級別的活動對我校學生的專業發展有何影響?

   張傑:學生可能往前看的比較多,很少有回頭望的,其實回頭看一看,我們學校是怎麽發展過來的,或許對他們的內心會有一些觸動,對美術的學習有更深的了解和認識,這是有幫助的。

   記者:通過學習兩位老夫婦的紅色伉俪精神。您請您談談如何在加強學校黨建工作的同時,做好學校的思想政治工作?

   張傑:思想工作和這個展覽其實是一樣的,他是一點一滴的很真實的感人故事,這種感人故事一定會感動人,讓人接受的效果要好的多。

 

訪魯迅美術學院學報副主編王秋凡 

 

    記者:您在看了這個展覽之後有什麽感受嗎?

    王秋凡:這次展覽超過了以往的視覺經驗,與藝術作品展覽不同,這是李家桢與張友鸠夫婦的親身經曆,是他們對藝術的堅守,對黨和革命事業的追求,以及對母校的深深情感。這個回顧展在家庭的藝術史上和湖北美術學院的藝術教育史上,甚至是中國的藝術發展史上,都起到了重要的連接作用。

    記者:這種展覽一般都是特別難得的,您覺得這次展覽對武漢藝術文化會産生什麽影響?

    王秋凡:産生的影響將是滲透性的,也是很深遠的,可能有一些影響不能在當時就顯現出來,但其實如果放在曆史的長河中來審視的話,才能看出它最初的面貌,如果把這個展覽放在武昌藝專到湖北美術學院的發展過程中,就可以顯示出它的曆史意義。此次回顧展表現的最主要情感的是家國情懷,同時也可以體現武昌藝專的精神。其實影響範圍不僅只是周邊,對中國的藝術發展也會産生一定影響。

 

學生記者:望肖遠、張怡萱、向夢雲、張亞男、王麗君、呂婷钰

昙華林校區:武漢市武昌區中山路374號; 郵編:430060
藏龍島校區:武漢市江夏區藏龍島科技園栗廟路6號 電話:027-81317000; 傳真:027-81317011; 郵編:430205
版權所有 2012 湖北美術學院 Copyright © 2012 HIFA.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1500899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