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見易——劉壽祥作品展”現場專訪
            信息來源:湖北美院新聞網 發布時間:2019-06-11 閱讀次數:

            201966日上午10:30,“大美見易——劉壽祥作品展”在武漢美術館開幕,校新聞中心學生記者在展覽現場對參加開幕儀式的嘉賓進行了現場專訪。

            訪湖北美術學院原院長徐勇民 

             

            記者:您認爲劉壽祥老師的第一次個展,給觀衆帶來了怎樣的藝術體驗?

            徐勇民:就如同黃鐵山老師的發言中所談到的,他創造了很多記錄。但是我想他不僅是對于學校,對于整個武漢乃至湖北的美術界,都有很大的影響力。爲什麽這樣說呢?因爲水彩這個畫種,在我們學校是作爲一個獨立的系科。整個也帶動了中國水彩創作的繁榮。因爲他有一個間質,有一個新的間質,就不斷的有人才湧現。所以不論是對水彩自身的發展,還是對其他畫種的影響,這種影響是顯而易見的,而且也促進了水彩專業自身多元化的發展,我覺得這是很有意義的。

            記者:劉壽祥老師是著名的水彩畫家,您作爲著名的藝術家,請您從教育者的角度談談如此高級別的活動,對我校的水彩專業的學生專業發展有何影響?

            徐勇民:這一點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是,劉老師在發言中也提到過的:堅守。堅定的沿著自己所認定的藝術道路前行,而不被其他的因素所左右。我們從它自身的發展也可以看出來,確實是能夠做到的這一點,而且也逐漸地産生影響力。所以對于水彩畫系的的學生,也包括其他的畫種的其他專業的學生都是有借鑒意義的。就是堅守自己,同時要不斷地吸取這些相關藝術門類的養分,讓自己的藝術有所提煉。而且我相信劉壽祥老師的藝術,以後還會有更大的發展。

            記者:您作爲劉壽祥老師的同學,他的藝術風格和藝術觀念對您的創作之路有何影響?

            徐勇民:我們是同學嘛,所以平時就有所交流,今年還一起外出寫生,我們互相談到過藝術方面的問題,對相互的堅守表示一種欽佩。

            記者:隨著時代的發展,您認爲當代的水彩領域應該保持怎樣的發展方向和創新?

            徐勇民:我覺得它首先是要在理論上有所跟進。就是這樣一個畫種在在中國的高等美術教育中他立足了。但是隨著這種往後發展必須要有理論的支持。因爲現在水彩的面貌已經多元了。就一定要有一個團隊,有一個群體,來做這個工作。因爲,我們可以看到有非常多的年輕藝術家,在從事和熱愛水彩的這樣一個畫種。同時也有這麽多的受衆群體,更需要有一種理論上的指導來引導,來讓大家更多的了解水彩這個時代特殊的一種魅力。

             

            訪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副所長鄭工 

             

            記者:您認爲劉壽祥老師的第一次個展給水彩界乃至藝術界和社會觀衆帶來了怎樣的藝術體驗?

            鄭工:從個人的層面上來說。他的畫會給人一些啓發。第一個是,水彩畫在發展到現在,在材料和技術方面,會不會有一些新的改變?就是材料上的使用面被打開了。我們在這裏也可以看到,他運用了一些丙烯顔料結合,這是一個。第二個在技術的層面上,他也不僅僅局限于說簡單的純粹的手繪,他也有一些輔助性的工具材料,甚至我懷疑。有一些尺子和機械性的材料介入。但這些東西介入就可以帶動我們很多對藝術問題的思考,比如說像藝術的表現當中的個人手法、個體意志、以及對畫面的意境、情緒、表現力等等問題,可能會有一些重新的考慮。包括圖像繪畫之間的關系,也會引發一些思考,這是我在展廳裏在他畫面前的時候,想到了一些事情。當然通過他的的畫展,可能會讓我重新思考,油畫發展到現在,到現在不僅僅是材料技術的方面,有一些突破的時候暫時帶來的一些新的問題。更重要的在,水彩發展到現在,在一些審美的樣式,能給我們一些新的體驗。比如說個人手法的風格問題,寫實和寫意,幹畫法和濕畫法,給我們帶來的體驗是不一樣的。劉壽祥的話,它主要還是幹濕結合以幹爲主,所以他的畫面會比較深入,寫實性很強。那麽水彩畫跟油畫不同,它的整個作畫過程中,不如油畫那樣,能反反複複的長時間的進行,可以很深入細致的刻畫。他的畫我覺得他也在追尋,在拷問一種極限,就是:我對水彩畫能淨值到什麽樣的一種程度?他實際上在考量這個問題。我們講水彩畫,如果寫意一點,表現一點,輕松一點,抒情一點,這都比較容易做到,要畫的嚴謹一點,深入一點,細致一點,應該來說有一種技術上的挑戰和難度,包括對工具材料上的東西。當然這方面的體驗也不一樣。水彩進入中國的時間並不是很短,可能比油畫略遲一點,但是也不算很長。因爲他它主要在專業層面上的傳播時段並不是太長。一般都是作爲繪畫的輔助材料和手段來處理的,特別是油畫家。它能夠成爲真正的,成爲一個獨立的畫種,能夠成爲藝術的一種獨立的範疇,成爲一種新的審美樣態的話,樣態不是樣式,它需要很多條件。在這一方面我覺得劉壽祥的水彩在這一方面做了一個很大的突破,或者說盡了他自己的努力。給我們提示了油畫在寫實這方面能夠做到什麽樣的程度?過去在全國美展的時候也看到一些水粉畫像油畫靠攏。水彩也在寫實方面也在向油畫靠攏。因爲有一句說,水彩畫畫的像油畫一樣,是一種誇獎。油畫畫的像水彩一樣,實際上是一種貶義,這是一種技術難度上的不一樣。而劉壽祥的畫,它是像油畫方面靠攏,所以水彩畫在寫實方面的可能性,他做了一種很成功的嘗試這是成功的。

            記者:您認爲如此高級別的活動對在校大學生在水彩方面的發展有何影響

            鄭工:我想影響有兩方面吧。第一個就是就是對于他的那一套成熟的水彩畫的表現技法、語言,你們可以學習,可以掌握。可能在它的周圍也形成了一些圈子,就是我們講的影響力。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從他的這種勇于探索和試驗的精神當中獲得一種啓發,能夠走自己的一條路。

            記者:您認爲當代的水彩領域,應該保持怎樣的發展方向和創新?

            鄭工:多元的,一定是多元的,不是單一的。所謂的多元、觀念多元、激發多元、風格樣式多元。

             

            訪水彩畫系副主任李甯老師

             

            記者:您認爲劉壽祥老師的第一次個展,給整個社會觀衆帶來了怎樣的藝術體驗?

            李甯:這是一場關于水彩的視覺盛宴。這也是我老師劉壽祥教授的第一次個人展覽,劉老師全國各地的朋友、學生都紛紛趕來祝賀,盛況空前,這也是一次很好的交流學習的機會。

            記者:劉壽祥老師是著名的水彩畫家,您作爲我校水彩系的副主任,請您從教育者的角度談談,如此高級別的活動對我校水彩系學生專業發展有何影響?

            李甯:水彩畫系是由劉壽祥老師于2009年首先創立。所以,此次畫展的影響力和輻射力對我們水彩畫系的學生來說是非常深遠的。今天來的很多都是圈內的大咖、朋友和學生,也都是非常仰慕劉老師的繪畫品格與人格魅力。他的學術影響力、藝術成就在全國是舉足輕重的,培養的學生桃李滿天下,這也就奠定了我們水彩畫系在全國的重要地位。

            記者:您做爲劉壽祥老師的學生,您認爲劉老師的藝術風格和藝術觀念對您的藝術創作之路有何影響?

            李甯:劉老師的藝術風格對我影響很深遠,他的作品蘊含了楚文化的精髓,這種獨具審美趣味、地域特色的作品風格影響了一代代的湖北水彩畫家。我們作爲有劉老師的學生很榮幸,也希望能夠傳承師傅的衣缽,繼續把湖北水彩傳承發揚下去。

            記者:時代在發展,您認爲當代的水彩領域應該保持怎樣的發展方向和創新?

            李甯:因爲現在是一個藝術跨界和多元融合的時代,全國很多藝術院校紛紛開設了水彩畫系,這應該是一種好事。大家能夠一起推動水彩的發展,共同做學術研究與學科建設。相信在未來的日子裏,我們湖美的水彩會有一個良好的發展。

             

            訪水彩畫系韓鄂生老師

             

            記者:您認爲這次劉壽祥先生的個人特展給整個美院和社會觀衆帶來了怎樣的藝術體驗?

            韓鄂生:我是劉老師帶的第一屆湖北美術學院水彩專業的學生,我是湖北美術學院的第一屆水彩班其中的一個。在辦了這個水彩班之後當時的第七屆美展,我們班就有七個同學入選了全國水彩畫展,那個時候能夠入選全國的七屆美展,是很很難很難的,整個湖北省也就十幾個。我們水彩的學生就占了七個,你看多厲害。到後來我們能夠留在學校裏工作,都是因爲我們在讀書期間參加了全國的第七屆水彩畫展。所以,對于學校來說,對于個人來說都很重要,這就是得益于劉壽祥。後來在學校學水彩系工作,成立水彩系,招研究生等等,我們都是一個見證者、親曆者,我們是看著水彩系,水彩這個畫種從一個小畫種慢慢慢慢做大做強,發展到今天。這個過程我們很榮幸的見證了。今天這個劉老師的展覽,我們那一屆的學生,第一屆水彩專業的學生,基本上能夠來的都來都來了。我們對劉壽祥《大美見易》水彩畫展表示祝賀。

            記者:請您從教育者的角度談談如此高級別的活動對我校水彩系學生專業發展有何影響?

            韓鄂生:從純專業的角度來講,水彩系的發展經過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就是懵懂期。就是慢慢的進入水彩畫這個領域,那個時期不光是湖北美院的,全國的水彩畫基本上都處在一個發揚期。那麽這個發發揚期,就是以全國第七屆全國美展爲標杆。一個班入選七張全國美展作品,這個是在全國僅有這一例,這是第一個時期。到了第二個時期就是湖北美術學院美術教育系辦水彩畫專業開始大批招生水彩專業的學生。我們是開頭,後來就慢慢慢慢擴大,到了開始成立水彩系之前,這是第二個時期。第三個時期就是近代,我們2009年成立水彩畫系,一直到今天,這是他的第三個時期。盡管劉老師他退休了,但是水彩系的品牌經過這麽多年的努力,他在全國口碑還不錯,因爲我們有湖北美院的國家精品課程,水彩畫是其中之一,湖北美院一共就有兩個,還有一個就是中國工筆畫,另一個就是水彩,所以說水彩畫系在全國能夠做到今天這個口碑,是得益于劉壽祥的引領。

            記者:您作爲劉老師的第一任學生,您認爲劉壽祥先生的藝術風格和藝術觀念對您的藝術之路有何影響?

            韓鄂生:劉壽祥他其實有一個最重要的成績,在他的靜物上,他創造了一種很獨特的,屬于他的圖式語言,屬于他的靜物的圖示語言。在在中國乃至全世界都是非常非常獨特的。我就覺得能夠創造一種被大家認可的並且取得很高層次的方式,是很難很難的。不是每一個畫家從事一輩子能夠達到的。他的水彩畫主要特征就是濕畫法,比較唯美,注重畫面的完整性。

            記者:您認爲當代的水彩領域應該保持的保持怎樣的發展方向和創新?

            韓鄂生:事物畢竟是在發展的,我覺得水彩畫系今後的發展會更多元化。劉老師起到了一個好頭,也奠定了很好的水彩基礎。後面的學生會沿著這個路繼續往前走,那麽風格隨著時代的發展會更多元化一些,他不僅僅是以再現以寫實爲主,他會以表現自我,平面化,材料的多元化這種方向來發展,這也是符合時代要求的,如果只是按照一種方式來走的話。他走不遠。

            記者:應對這種時代的發展,您對水彩畫系的學生有何建議。

            韓鄂生:首先最主要的是我們要學習劉老師的精神,他對專業的虔誠和敬畏之心,這個是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的。至于繪畫的發展我倒是覺得可以多元化,不一定朝著一個方向。這樣的話,水彩才會更有立足點,它的前景才會更寬闊。不要限制在一個形式。按照以後的發展藝術會更注重于個性化思想化,風格更具有表現性。

             

            采訪:張怡萱  攝影:王強、呂婷钰

            昙華林校區:武漢市武昌區中山路374號; 郵編:430060
            藏龍島校區:武漢市江夏區藏龍島科技園栗廟路6號 電話:027-81317000; 傳真:027-81317011; 郵編:430205
            版權所有 2012 湖北美術學院 Copyright © 2012 HIFA.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1500899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