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美人】鍾鳴:匠心獨運創新意 筆走墨韻寫精神
信息來源:湖北美院新聞網 發布時間:2019-07-08 閱讀次數:




博觀約取 厚積薄發

      鍾鳴老師兩三歲時就在父親的指導下接觸了繪畫,他在電影院工作的父親是當地一位頗有名氣的書畫家,揮毫筆下就丹青,落字紙上呈詩意。父親對鍾鳴十分地嚴格,要求他在做完作業之余每天臨帖練字,臨習名家大師各類風格的連環畫和素描作品,直至高中畢業。也正因如此,反複地打磨和積累讓他打下了紮實的書法、造型以及用線的基礎。
      在一個超高的起點接觸了繪畫的鍾鳴是一個理想主義者,電影院長大的他除了繪畫,對文學也十分地癡迷。他說他那時想看遍世界上所有電影和小說,想當一名藝術家。他調侃道,那時的我就像瘋了一般,茶不思飯不想,每天只想畫畫,也正是這份近乎癡狂的執著使他在後來的道路上義無反顧、越走越遠。
      原本學油畫的他由于速寫畫得好,加上當年油畫沒招生,竟陰差陽錯地考取了國畫,並執著于國畫至今。要成爲國畫家需經過長時間,甚至幾十年的磨煉,才能達到爐火純青的境界,才能把自己的心靈感悟和大自然的景物融爲一體。他從學中國畫的開始就全方面的發展自己,工筆和寫意齊頭並進,他笑稱自己是“腳踏兩只船”,宣紙上磬然的那一刻,水墨在畫面中自如的痕迹總是令他著迷。“工筆與寫意是相對而言的,工筆雖講究畫面工整,但也要松動有致,不可匠氣,要將寫意精神融貫其中。寫意講究的是寫,但也不可粗制濫造,要有精妙的表達,而寫意最大的趣味性是筆情墨趣。”也正是因爲這一點使得一代又一代的藝術家爲之奉獻終身。

      無論是工筆還是寫意,都是線性的情感表達,寫實與意象相結合,強調畫面的意境與氣韻,既簡明大略又深邃悠遠。


《辛亥百年祭·走向共和》215cmx485cm、湖北省重大曆史題材、2011年作


《守望》250cmx375cm、紙本水墨、2010年作


《祥雲》245cmx124cm、紙本水墨、2010年作


《快樂時光》220cmx145cm、紙本水墨、2014年作


《舊時光180x97cm2018年


筆隨當代   墨點江山
      當前中國畫壇的狀態是傳統、現代和抽象三大類型相互交融、糾纏並置著,無論是傳統的“意象”,還是現代的“抽象”,都依托筆墨紙硯爲載體抒寫著看待宇宙的方式。
      二十世紀上半葉,以徐悲鴻爲代表的一批海歸派開創了現實主義寫實道路,強調造型嚴謹細致。而以潘天壽爲代表的浙派群體強調與西方拉開距離,注重水墨韻味的表達。
      鍾鳴以造型走進中國畫,工筆、寫意齊頭並進,工筆畫開纖細、精致畫風“一個新的風氣”(蔣勳語),“並創造了’對染’的染法”(李松語)。寫意創立了獨特的個性化筆墨程式“鍾鳴皴”。
      在水墨人物畫的創作中,當他意識到需要增強筆墨的趣味時,就開始研究浙派,將浙派的筆情墨趣融入造型之中,融合南北之長,既得造型之生動,又有筆墨浸潤之美。慢慢地在反複地磨練和創作實線中逐漸形成了自己個性化的筆墨語言和圖式。“在08年的一次小品創作的時候,偶然出現了一種很有趣的筆墨樣式,並敏銳地捕捉到了,形成今天的風格樣式”。他在總結這一筆法形成的原因時說。“我這種筆法就是逆向的思維反思傳統的結果。中國文化自古以來就是信奉中庸,追求和諧的,這直接導致傳統繪畫視覺傳達的薄弱。當將中國傳統繪畫與西方繪畫相比較時會發現中國畫的視覺效果非常弱,而我的筆法就是想改變這種局面,是對傳統的反叛,並試圖借助西法追求強烈的視覺效果,達到一個全新的視覺感受。從局部來看我的淡墨和濃墨是交織的,形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在局部它是不和諧的,但整體看它又是和諧的”。在逆向反思維中思考並且創作,中西方世界的相互融合,傳統的中國畫的淡雅氣質與西方繪畫的強烈恢弘相互依存,以強烈的抽象黑白灰語言來表現具象的對象。 
      尤其難得的是,鍾鳴是極具創造力的開拓者,他不囿存于陳舊的表現形式,大膽地探微取幽,博古通今,涉獵中西,創造出屬于自己的藝術語言和表達方式——鍾鳴皴。他的筆法一個重要的學術點就是以強烈的抽象化的黑白灰筆墨語言來表現具象的對象,他的筆法形成與曆史上依據山川河流結構而形成的各種皴法不同的是沒有借鑒任何參照物,而是以心化物,這其中可以看到現代構成的影子,亦可看到西畫的影響,其用筆在保留傳統筆墨韻味的基礎上揉合了油畫的筆觸感,這可能與他早年的西畫經曆有關。現代構成的黑白灰強烈的並置觀念影響了他,他善于反向于傳統的思維,對待經典的傳統筆法和墨法盡量避免之,不落入古人的陷阱。他認爲,作爲一名當代畫家不能出手就是古人筆法,不能變成“現代的古人”。創新是曆代畫家不斷在做的事情,如何在前人的基礎上創造出新的東西、新的面貌、新的氣象,這是一個永恒的時代主題。例如傅抱石的抱石皴就是這種傳統中出新的典範,它既是傳統的又是時代的。無論是重複古人還是重複當代人,都是沒有意義和前途的。
      鍾鳴認爲,深研傳統經典要做到入古者深,創造時代精品要能出古者遠。只要我們正確地認識傳統,繼承傳統,融合他法,開拓創新,才是正途。須知傳統猶如汪洋大海,只有在縱遊之後盡快遊出大海,方能抵達彼岸。正如可染先生所言,對待傳統要以最大的功力打進去,更要以最大的勇氣打出來。只有這樣,才能創造符合我們這個時代審美的經典。
     

《佛光》68cmx68cm、紙本工筆、1995年作


《普照》(180cm×180cm)紙本工筆,1999年作。2000年獲“新世紀全國中國畫·書法精品大展”優秀獎(中國美協) 


《影》(68cm×68cm)紙本工筆,2002年作 


《笑臉》(185cm×150cm)紙本工筆,2001年作。2002年入選紀念延座講話60周年全國美展(中國美協)


《甦》(70cm×70cm)紙本工筆、2013年作。2013全國美術院校工筆畫名家作品展



《碧光》(70cm×70cm)紙本工筆、2013年作。2013全國美術院校工筆畫名家作品展


    隨著時間的推移和經驗的累積,鍾鳴的繪畫技巧也越來越精湛,他揮寫自如,得心應手,筆隨當代,墨點江山。除了不斷獲獎外,還多次承擔國家和省級重大曆史題材的創作,當學生向他問及《辛亥百年祭·走向共和》這幅鴻篇巨制背後的故事時,他毫不吝啬地說,這是曆史給了他一次絕佳的機會,使他有機會去將多年的思考付諸實踐,將鍾鳴皴以大畫的形式作一次完美的演練,把那些有血有肉的曆史形象進行淋漓盡致的表達。


      一次繪畫經曆,使他有機會重讀曆史,並重新認識曆史。原來很多曆史人物都是多面的,如曆史上的黃興並不只是一介武夫,而是一位才情十足的文人將軍、國民黨元老于右任還是書法大師……在讀史的過程中鍾鳴對曆史事件有了一個更加深刻的了解,同時也對曆史人物有了一個多面的認識和分析,在這個基礎上才展開構思∨和構圖。可見在他的藝術創作中從來沒有閉門造車,每一筆每一劃都是值得反複推敲和揣摩的,這樣嚴謹的學術態度是多麽的難能可貴。


《人與自然·暗香》47cm×43cm、2008年紙本水墨


 《人與自然·和光》47cm×43cm、2008年紙本水墨


《人與自然·紫光 》47cmx43cm、2008年紙本水墨 


《人與自然·醉    》47cm×43cm2008年紙本水墨


循循善誘 良師益友

      鍾鳴作爲一名高校教師,在教書育人方面也有他自己的獨到之處。
      一屆又一屆的莘莘學子來了又去,去了又來,面對學生與老師之間的年齡代溝,他以平等之心待之,常常采取輕松、幽默而又不失嚴謹的教學模式與學生打成一片,成爲學生的良師益友。教學中他循循善誘,引導學生一步一步進入學術的殿堂。因材施教是鍾鳴遵循的一個重要教學理念,他善于針對不同基礎層次的學生實施不同的教學方法,充分發揮學生的個性特點,巧妙地融入一些有助于他們以後學習發展的專業性知識,爲他們打下了堅實的造型基礎和理論基礎。時而幽默時而嚴厲的他,爲許多學生以後的藝術生涯點亮了一條光明的道路。江河把他們推向浩瀚的大海,曙光給他們帶來明媚的早晨,而老師,把他們引向壯麗的人生。
      他所教授的本科學生中多人因成績優異考上各專業的研究生並留校執教,成爲傳承美院百年教育的傳承者,更多的學生則成爲社會各行業的學術中堅。他所帶研究生在讀研期間就獲得了中國美協所主辦的全國大展的最高獎和省級金獎等殊榮,並獲得了國家獎學金。這些研究生陸續走上社會,成爲各高校美術學院青年教師中的佼佼者。 
      曆經數千年的滄桑巨變發展到今天,藝術魅力依然光彩照人,使人覺得常畫常新,常見常新,其根本原因就是有妙不可言的藝術意味。面對求知若渴的學生,無論是教授素描、色彩還是中國傳統造型、圖式語言以及畢業創作和藝術實踐等課,鍾鳴都以各專業的特點制定相應的教學方式和方法,在他教過的國、油、版、雕以及設計類的基礎教學中,他都能根據所教專業進行特定的基礎訓練,取得可喜的成績。比如國畫專業他強調線性造型的重要性,油畫專業他引導學生側重明暗關系的把握,雕塑專業增強學生的塊面意識等等。另外,每天課外超多的速寫作業練習是他教學的又一重要特點,如此一來,經他培養的學生造型能力都非常強,對學生的後續發展影響深遠。
      在中國傳統造型書法和線描的教學中他又主張重在體驗,他認爲這一課程重在讓學生體驗傳統藝術的精華,不求短期內速成,體驗感很重要,一定要去體驗傳統的魅力和美。當然,也可以在體驗的過程中增加一些現當代構成元素,以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體會先人的智慧,品味傳統的魅力。不過,這一切都要建立在體驗傳統文化的基礎之上才行。
      在中國畫創作的教學中,他重視中國畫理論的研究,教導學生研讀古代畫論等中西理論書籍,以理論指導創作實踐,並引導學生捕捉畫面“有意味的形式”,強調畫面構成形式的重要性。他給學生灌輸造型是第一要素的理念,要求學生在畫面中刻畫出“生命的節奏”或“有節奏的生命”的視覺形象,就是一幅畫中各形式要素間有機聯系形成的“一氣貫通”、“渾然天成”的感覺。
      書法用筆、筆情墨趣、氣韻生動是他中國畫教學的靈魂。他認爲筆墨是中國畫的生命,而書法用筆是表情達意的根本,氣韻生動是作品境界的升華。

    

《潺湲聲聲心自閑》(136x68cm)紙本水墨。2011年作


《詩酒雲煙中》(136x68cm)紙本水墨。2011年作


《不議人間醒醉》(136x68cm)紙本水墨。2011年作


《綠樹藏莺莺正啼》(136x68cm)紙本水墨。2011年作


    春秋無悔,學子成林。在鍾鳴多年的執教生涯中,始終遵循著“身正爲範”的理念,並身體力行,成爲曆屆學子的榜樣,如今經他培養的學子遍布大江南北,他卻仍以“廉頗老矣,尚能飯否?”的精神繼續執著于講壇,塑造著一代又一代的棟梁之材。


《蝶戲鐵線蓮》138cm×68cm、2011年作


《荷色牡丹春色》138cm×68cm、2011年作


《浪漫櫻花之戀》138cm×68cm、2011年作


流年笑擲 未來可期
      在學校繁忙的教學工作之余,鍾鳴還積極投身于民主黨派的建設和在湖北省國畫院承擔全省中國畫創作力量儲備的重任和後備人材的培養工作中來。爲此,他一方面在美院組建成立了民進湖北美院直屬支部,帶領、團結聚集了一大批優秀的專業教師,幾年來響應習主席的號召,沿著一帶一路去調研、采風,用手中的畫筆去表現這個偉大的時代和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國家發生的巨大成就,並通過舉辦展覽的形式,在社會上産生了極大的影響。同時,他還兼任民進湖北開明畫院的副院長和民進武漢開明畫院的名譽院長,並在今年三月成功地在北京策劃了畫院美術作品晉京展和武漢高校巡展,在京引起轟動,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另一方面,他參與組建成立了湖北省文聯主管的湖北省國畫院和湖北省工筆畫學會,並被任命爲主管創作的副院長和工筆畫學會秘書長,爲全省中國畫和工筆畫的創作發掘儲備創作人材,每年通過組織每周的畫家活動日活動提高畫院畫家創作水平,畫院由創院時的幾名中國美協會員發展到今天的數十名會員。策劃主辦了湖北省工筆畫第一、二屆全省大展,同時在畫院創辦了中國畫理論與實踐創作高研班,擔負起爲全省培養後續創作人材的重任,所教學員一年來取得豐碩的成果。
      在談到不久前習近平總書記看望文藝工作者代表時發表的重要講話時,鍾鳴在欣喜之余感觸良多。他說:習總書記在講話中強調,十八大以來,在文藝上要堅定自信,用我們的文藝講好中國故事,可以說,總書記的講話既給我們文藝工作者提出了新的要求,又給我們指明了前進的方向。我認爲,作爲新時代的文藝工作者和人民教師要認真學習領會,同時,還要逐一對照自己的所思所想,所欲所求,所做所爲,真正做到切實反省、修正和提高。要按照總書記所說,多下苦功,多練真功,做到敬業、精業、勤業的要求,腳踏實地的去做。戒掉急功近利和浮躁,從我做起,根植于生活,廣采博收、傳承經典、守正創新,努力創造與這個偉大時代相匹配的藝術精品。文藝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而文藝工作者就是制造靈魂的人。在黨中央吹響複興中國,複興民族號角的新時代,我們要有民族文化的自信和時代擔當,要爲構造中國特色美術教育體系,爲創新時代藝術而努力工作,以多彩的筆觸反映時代的聲音,承擔曆史使命,牢記囑托,砥砺前行。爲實現偉大的中國夢貢獻我們畢生的精力。 
      在談及對新生學子的期許時,鍾鳴滿臉笑容地說:“借用毛主席的一句話,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歸根結底是你們的。在母校即將迎來百年誕辰之際,希望新生代的各位優秀學子們懷抱爲母校薪火相傳之志,在新時代能夠將母校的優良傳統發揚光大,走的更遠,更好,更高。你們就像早晨初升的太陽,美院的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因此新時代的青年們要更加奮發向上,要創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湧現出更多進入美術史的藝術人才,爲母校爭光,爲下一個百年接力。”

《大歡喜·閑情逸趣圖182cmx45cmx4,2013年作


《大歡喜·等閑將度三春景》136cmx68cm,2012年


《大歡喜·閑夢江南梅熟日》68cmx68cm,2015年作


附:藝術簡曆

    鍾鳴  湖北美術學院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博士、民進湖北美院支部主任。 湖北省國畫院副院長、湖北開明畫院副院長、民進武漢開明畫院名譽院長。中國書畫世界行湖北委員會副主席、湖北省工筆畫學會秘書長。湖北省美術院特聘藝術家,多所大學客座教授。

    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工筆畫學會理事。

    長期潛心致力于現代工筆人物畫和水墨人物畫的探索、研究與創作,兼擅山水和花鳥。作品發揚民族繪畫精神,融西法于中國畫中。工筆畫開纖細、精致畫風“一個新的風氣”(蔣勳語),並“創造了‘對染’的染法”(李松語)。水墨畫創立了獨特的個性化筆墨程式“鍾鳴皴”,所創皴法極具影響。

    作品多次入選國際、全國以及省、市美術大展並獲最高獎、銀獎、銅獎、優秀獎等。其中代表作品《虔誠》之二獲“多倫多國際藝術雙年展” 銀獎(2002·加拿大);《國畫》獲“首屆國際中國書畫節”(佛羅倫薩·2015) 銅獎(2015·意大利);《作品》獲“大分武漢友好美術展” “大分合同新聞社獎”和“大分縣立藝術文化短大學學長獎”(2015·日本);《笑臉》獲“精致立場 · 全國第二屆現代工筆畫作品展”優秀獎(最高獎·2014·北京);《風》獲“當代中國水墨新人獎” 銀獎(1989·北京、香港、台北);《邊邊場》獲“’94‘新鑄聯杯’中國畫·油畫精品展” 優秀獎(1994·北京);《匆匆》獲“新世紀全國中國畫·書法精品大展” 優秀獎(2000·鄭州);《虔誠》獲“‘奇迪杯’ 全國第五屆工筆畫大展” 優秀獎(2002·北京、慈溪);《佛光》獲“首屆中國岩彩畫展” 優秀獎(2001·北京)等。

    作品《天風》入選“第八屆全國美展”( 1994·北京);《弩·箭》入選“第二屆全國體育美展”( 1990·北京);《普照》入選“世紀風情·中國畫大展”( 1999· 雲南昆明);《普照》之二入選“今日中國美術”( 2000·北京)等。

    多次承擔國家和省級重大曆史題材的創作,所作巨幅《辛亥百年祭·走向共和》和水墨《大歡喜》系列影響廣泛。多次在國內外舉辦個展、聯展、群展,多次赴意大利佛羅倫薩、德國柏林和日本大分、竹田參加國際大展。

    藝術成就多次入編中國美術史典籍。論文和作品發表于《美術》《國畫家》《美術報》《中國書畫報》《書法報》等全國各大專業報刊,載入《中國工筆畫1900-1997》(當代卷)、《百年水墨典藏作品集》等美術大典和各大美展同名作品集。出版有10余部個人藝術專著。

    多次隨“中國畫畫世界”中國美術名家世界采風團出訪歐洲、印度、俄羅斯、阿聯酋、韓國和日本等國。

    作品廣泛被國內外藝術機構及藏家收藏。

    地址:中國,湖北美術學院·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中山路374號6號繪畫樓405工作室(老校區)、湖北省武漢市江夏區粟廟路6號(新校區)

    郵編:430060、430077

    電話:15972153815

    郵箱:1479395238@qq.com

(文字:望肖遠 李怡倩 攝影:張松涵 錄音整理:邱炳坤 王舒钺 

昙華林校區:武漢市武昌區中山路374號; 郵編:430060
藏龍島校區:武漢市江夏區藏龍島科技園栗廟路6號 電話:027-81317000; 傳真:027-81317011; 郵編:430205
版權所有 2012 湖北美術學院 Copyright © 2012 HIFA.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15008991號